| 网站首页 | 信息中心 | 了解知博 | 历史研究 | 知青文学 | 视频节目 | 图片中心 | 回忆录 | 十八大专题 | 

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知青博物馆 >> 知青文学 >> 文汇 >> 正文

知青梁炜:最后的猪肝         ★★★
知青梁炜:最后的猪肝
知青梁炜:最后的猪肝
作者:梁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10 更新时间:2012-8-15 22:32:50

    大年初三,大多数知青回家探亲还没回来,这个屋就剩下我和天津知青连连两个人。尽管食堂距宿舍只有200米,可我们两个懒蛋早上谁也不愿意去食堂打饭,躺在被窝里就分了工,连连负责把昨晚剩的馒头切成片,放在炉盖子上烤,当两面都烤得黄黄的脆脆的时候,由我负责抹上点猪大油。还没等我再咪一觉,馒头就已经烤好了,连连催我起来,我说:香喷喷的,就这样吃吧!一听这话,刚钻进被窝的连连一掀被子又窜了出来,用一口纯正的天津话叫道:“干嘛!咱都说好的事,咋又变卦了?真栽了。”没办法,我只好起来到床下去拿猪大油,谁曾想,装大油的玻璃罐里空空的,连最后的油底子也不知被谁用馒头给擦走了。

    只好披上棉袄找点肥野猪肉,到门斗一看,坐吃山空,吊野猪肉的钩子上空空荡荡,最后一块肉也同样不翼而飞,挂满白霜的门斗里只剩下一副我们都不爱吃冻猪肝。我说:“连连,油和肉都没了,只剩猪肝,今早也只能煮它吃了。”

    连连说:“也好,今天就吃点差样儿的。”

    我们又重新分工,洗猪肝、烧火、找盐和山花椒,不到一个小时,炉上那脸盆里就冒出了大股大股的蒸汽,肉香四溢。没一会儿,只听得隔壁农工班有人敲墙喊道:“等一会再吃,我给你们送酒去!”

    连连说:“这帮馋猫又开玩花了胡哨的小伎俩了。”

    可不是,上次我们炖大雁肉,就是隔壁一个人拎两瓶北大荒白酒,敲开我们的屋门明里要和我们对饮,结果进来六、七个人,本来我们几个人挺好的美餐,呼啦一下变成狼多肉少的局面,弄得我们谁也没有吃好。今天,这副猪肝也就二、三、斤,刚够我俩吃,如果把他们放进来那后果不堪设想。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对连连说:“赶快把门插上,别让那帮鬼子进庄!”

    插上门,为了保险,连连又支上根扁担顶门。

    门外的人拍着门,跺着脚地喊:“太冷了,快开门,就我一个!”

    连连小声对我说:“这人在跟咱们打马虎眼,哪是一个,是一帮。”

    果不其然,虽然是一个人在叫门,可透过窗帘缝隙又看到三、四个人的身影从屋后绕了过来。

    干脆,实话实说,连连回答:“哥们,别敲了,说真格的,咱今天的猪肝不多,刚够我们两个人吃,多一个人都不够捻儿,对不起您啦。”

   “大过年的,让我们进去喝点汤也行啊!”

   “我们煮的是猪肝,没汤,你们哥几个回去喝酒吧!”

   “那咱们在一起唠唠磕热闹啊!”

   “......”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呛呛没完,我们边说边吃,那猪肝也快被我们吃完了,还有几片焦黄的烤馒头片。

    我抹抹嘴说:“看他们怪辛苦的,放他们进来吧!”

    门开了,四、五个人蜂拥而进,眼睛盯那脸盆冲了过去,风扫残云,剩猪肝和那烤馒头片顿时无影无踪,煮猪肝的水也被当作汤喝个精光,其中一个说:“哈哈,哥几个闹个水饱,今天可以不去食堂了,回去接着打扑克!”说完大伙呼啸而散,地上只剩下两瓶北大荒酒。

    连连说:“这些家伙真是懒透腔了,在门外冻了半天,就为了不去食堂打饭,有工夫都跑几个来回了,看看看,连酒都忘喝了。”

    我用脚把酒瓶往边上扒拉扒拉,不小心,一酒瓶倒了,酒洒了一地,赶快扶起,说:“这帮家伙不喝酒早早把瓶盖打开做啥。”可一闻,这哪里是酒,明明是普通的凉水,再检查那一瓶,同样是水“T、N、D”。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地址: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镇 邮箱:hlzhiqingguan@163.com  黑ICP备11003050号 黑公安备案证第2311000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