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信息中心 | 了解知博 | 历史研究 | 知青文学 | 视频节目 | 图片中心 | 回忆录 | 十八大专题 | 

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知青博物馆 >> 回忆录 >> 回忆录 >> 正文

一位知青的自述——再回黑土地         ★★★
一位知青的自述——再回黑土地
一位知青的自述——再回黑土地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81 更新时间:2012-8-26 12:03:59

    2012年7月20日,由哈尔滨、北京老知青组成的“回访故乡团”踏上了我们思念已久的这片故土。

    几十年的夙愿,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列车缓缓地驶入了北安车站。一路上,我们激昂的思绪和对知青生涯的怀念依然像火一样的燃烧着。红星农场即将敞开胸怀,拥抱她从远方归来的儿女们。

    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瞪着眼睛径直向出站口望去,一尊铜像般的车轴汉子翘首向站台张望,几乎是同时,同行的人一起大声呼喊,“看见了,在那儿,李生来接我们了。”

    此时,一幅久远的画卷在眼前舒展开来,那是40多年前,连队派人来接知青,小小年纪的李生赶着由三匹壮马拉的胶轮大车来接我们,他把长鞭一甩,马车便上路了……北大荒的艰苦造就了李生这样的硬汉子,也造就了北大荒人不怕苦不怕累的品格。

    李生的第一句话差点让我们哭出声来,“你们可回来了,几十年了,你们不想家呀?你们还有心没有……”说着,大家坐上了李生的三菱大吉普。一路上,“荒友”们有说有笑。

    伴随着车轮摩擦地面的沙沙声,汽车向农场行进着,载着我们回到了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失落、悲壮、自立、奋进,一幕幕、一幅幅的模糊片段激起我记忆的波澜。

    上世纪60年代末,正值国家十年浩劫。1968年下半年,上山下乡热潮席卷哈尔滨,我索性领了一套肥大的黄棉衣,踏上北去的列车,去了那遥远的北大荒。十月的北疆,天地间已是白雪辉映,田野一片苍茫。团部的高音喇叭不时传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

    在那个年代,我们住的是地窨子、泥草房,喝的是沟子里的水,水里面还有虫子在做伸展运动。受灾年景吃着豆饼和一箩到底的谷子面,再加上不分黑白的劳作,真可谓“脚踏布满星辰路,扑面迎来深夜风”。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这些城里来的孩子与农场的人们慢慢地熟悉起来,渐渐地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和生活。平日里,为了得到表扬,有个奔头儿,我们都拼着命表现:上山伐木,饿着肚子扛着上百斤的麻袋搞春播……至今,我还记得在一次收割黄豆时,我惹得张副连长哭笑不得的情景。那一次又是我割得最慢,张副连长急了,大声说:“每次都是你打狼!”我转身向后望去,脱口说出:“惊回首,后面一个也没有”。张副连长指着我的鼻子,突然“扑哧”一笑:“真没办法,知识青年就是有‘知识’。真是的,一个大小伙子干活还不如一个女孩子,你等着吧!”我心想:坏了,今晚开会我又得挨批判了。果不其然,会上,我果真挨了张副连长一顿批。

    如今,我们已青春不再。回首逝去的岁月,我们曾经有过辉煌,有过失落,但我们没有眼泪,因为北大荒精神时刻在激励着我们。

    随着接行的车辆戛然停下,我凌乱的思绪陡然被拉了回来。隔窗望去,天空中最后一抹夕阳的余辉渐行渐远,此时却有一颗颗闪亮的星星奋力地从黑暗中跳出,好奇地窥视着小镇上的灯火。红星农场——这座位于北疆平原的小城,正笼罩在朦胧的夜色下,场部的休闲广场被五颜六色的灯光映照得格外耀眼。伴随着《祝福祖国》、《北大荒啊,我爱你》和《好日子》悠扬欢快的旋律,一队队男女老少跳着舞蹈,脸上写满了知足和惬意。当年,这些生活都是不敢想象的。

    离开广场,李生让我们上车,说是早点回去歇息,我便问道:“旅店找好了?”李生胸脯一挺说:“我安排的地方,不是星级宾馆,但保证舒适、凉快、服务到位,还管你们一天三顿饭。”一席话说得大家都乐了。

    晚上,“荒友”们都住在李生的四间大瓦房里。我听得出来,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落实中央三农政策以来,李生从跑运输、搞养殖,到如今耕种着500多垧地,每年经营上千吨优质小麦,并建成了一个上万平方米的晒粮场。他有大小配套农机具几十台(套),除了大客车、吉普车、轿车,还有装载机和大型货运车辆,还要负责上百人的经营、管理和劳作。谈到未来,他信心满怀:“等我老了,干不动了,我就去海南买套房子,再开个粮店,专门经营东北的白面,咱东北的麦子一年一季,营养高。”

    第二天一早,“荒友”们就迫不及待地参观起了阔别40多年的故乡。天空刚刚下过丝丝细雨,我却看不到送行人裤角上缀着的泥星。我再望望“荒友”们来时走过的路,也看不到留在路上深浅不一的足迹。环境真改变了。

    车行驶在平坦光洁的水泥路面上,路边是花园、草坪,知趣的垂柳为行人架起一排排遮阳的棚厦,穿过高楼巍耸的场区,我们向农场的农机现代化基地行进着,经过一道十几米高的彩虹大门,由几万平方米水泥地面广场和高大厂房组成的“红星农场高科技农业发展中心”展现在面前。难以想象,改革开放使农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产及进口农业机械使我们这些几十年搞机械的人都眼花缭乱了。

    陪行的是赵宝兴老师兄。这位一辈子与农机打交道的行家如数家珍地讲述着各类机械的性能和引进的时间,他指着一个大型谷物联合收割机说,这台机器是从美国引进的,价值人民币300万元,割切展幅能达40米,同时具备防陷、快速进给、自选留茬高度的特点,各系统完全由电脑控制,并可以通过卫星随时把作业区域、位置和地质状况、收割质量、进给速度甚至连麦粒的含水量等数据都传递给中心控制枢纽。

    让人感慨的是,在国家对粮食主产区实行优惠政策的感召下,广大粮农种粮的积极性空前高涨,红星农场高科技农业发展中心由国家无息贷款、农场垫付部分资金、职工主动筹资的方式购置了上亿元的现代化农业机械。现代化农业机械不但满足了场内农作物播种、喷药、收割的需求,有些设备还在吉林、内蒙甚至远行到俄罗斯去大显身手。

    更让人兴奋的是现任场长于建华的一番话,于建华说:“利用三年时间,他们将盖起26栋7层高的家属楼,把各分场变成作业管理区,职工们乘坐通勤车去各地工作。主干道都安装上太阳能照明灯,垃圾集收后做无害化处理……”

    离开前,我在地上随意抓起一把泥土,捧在手心,百感交集。时代变了,在这块浸着革命先烈殷殷鲜血和几代垦荒人辛勤汗水的黑土地上,必将会开出更鲜艳的花朵,结出更丰硕的果实。

    要上车了,李生问我:“临走,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我望望身边泪眼婆娑的荒友,沉默了许久也没有答话。周身沸腾的血液直冲我颤抖的心房,突然间,我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李生的臂膀,哽咽着大喊一声:“黑土地——我永远也忘不了你……”

    我想,这份情愫将在北大荒儿女的心中镌刻到永远。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地址: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镇 邮箱:hlzhiqingguan@163.com  黑ICP备11003050号 黑公安备案证第2311000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