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信息中心 | 了解知博 | 历史研究 | 知青文学 | 视频节目 | 图片中心 | 回忆录 | 十八大专题 | 

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知青博物馆 >> 回忆录 >> 回忆录 >> 正文

陈志远:为了忘却的记忆         ★★★
陈志远:为了忘却的记忆
陈志远:为了忘却的记忆
作者:陈志远 文章来源:凤凰网 点击数:2084 更新时间:2012-8-25 22:14:20

    人的一生,总有一段最使人难忘的日子。

    由于老人家一挥手,我拥有了在“广阔天地”里“炼红心”的十年,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

    1969年至1979年,这十年,是我踏上人生征程的第一步:听闻“珍宝岛”打响,为“消灭帝修反,解放全人类”,我义无反顾,融入了“知青”大军,向北开拔……

    我的青春年华的脚步,是在如同原始耕作中迈出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当时我们从事的工作,“技术含量不高”,几乎都是力气活,好在年轻,又满怀一腔热血,能在“穷乡僻壤”的地方寻觅、拼搏(当然也有“煎熬”),并乐在其中。老人家不是说:“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吗,我对此有深深的感悟!

    正因为如此,我从不评说“上山下乡”的命题,始终认为这十年,为我以后成长的道路,为实现人生的自我价值,乃至世界观的形成,打下了良好而坚实的基础。

    这是一个矛盾体,既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学生(同时也有一个特殊的名称-知识青年),又是反修防修最前哨的兵团战士。但实际上只是一个北大荒的普通农工。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为了忘却的记忆,将这十年来的酸、甜、苦、辣,其苦涩,其艰辛,其快乐,其幸福,向曾共同战斗。生活过的亲人和朋友诉说,与共和国所有的同龄人和有相同经历的知青分享。

    这也是我多年来的夙愿!

    (以后将在“为了忘却的记忆”栏目下,陆续发表我的记忆短文,敬请阅读者指正)

为了忘却的记忆(一)

赵光到啦

    “赵光到啦!”不知谁喊了一声。行走了三天三夜的“专列”终于停下了。

    我赶紧携带着不多的随身行李,迫不及待地跳下车(由于列车没有停在无任何遮掩的站台上,而是抛在支线上,只能往下跳)。腿酸、脚肿,困意中夹着兴奋,踏上这即将生活的黑土地。

    这里也算进入了初夏,但清晨还是寒气袭人。平静的北国小站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上千人的到来,使这站区内显得有点生机勃勃。来接站的汽车、马车和小型车(胶轮拖拉机)杂乱地停放在列车不远处。附近站台上,一块墓碑格外醒目,上书“赵光烈士之墓”。噢,想必此站定是因纪念赵光而得名的。

    与三天前告别上海时在彭浦车站的情况大相径庭,那时送别的人群至少是出行人的十多倍,而今天来迎接我们的却是我们这些远方来者的几十分之一。好!有人有车接就行!只可惜此地离我们想往的“珍宝岛”前线,还有好几百公里。留下来再说!哪儿不是革命!不是说:“青山处处埋忠骨,天涯何处无芳草”嘛,我倒是坚信:事在人为!

    出发前就已经知道,我们去的地方,是在原国营农场的基础上组建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番号”是第一师第七团,并在兵团前还冠以一个响亮的名号:“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嗬,我们也算是个“兵”吧。从此,在以后的数年内,我们的通讯地址为“黑龙江建字一O七信箱”--对外这里还是“保密”单位呢!

    我当时的心情在一个月后写给留在上海同学的一首小诗中记下了,开首是:“手捧宝书,告别黄浦江,红心向党,扎根在边疆;农村天高地广,是我锻炼的好地方。啊,北大荒,我第二个故乡………”

    “集合了!去二营四连的兵团战友们!”

    一个似复员兵模样的人扯着嗓子大声呼唤着。

     我一听,马上奔向了集合地点。

为了忘却的记忆(二)

东北第一餐

    还没看清赵光镇的模样,小型车就载着我们刚下列车只有半小时的外乡“准军人”,直向二营四连驶去。

    七团二营的前身是黎明农场,四连是离团部(赵光)最近的连队,约六公里。

    一路上看什么都新奇,尤其是那一望无际的麦田,“无边的麦田起波浪,像金色的大海洋”,现在麦子还没有抽穗,一片绿色,蔚为壮观。使我们这些江南学子大开眼界,真是广阔天地呀,一直与天边衔接。

    “最高指示:我们都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在那开口必读最高指示的年代,那个叫我们集合的复员兵慷慨激昂地说:“欢迎从上海来的兵团战友们!我叫郭明双,是二营四连的指导员。”话还没完,我们同行的小兄弟郭保平、刘永和就惊叫起来:“那和《沙家浜》里的郭指导员是一家人咯!我们真幸运,参加了郭指导员的队伍啦!”

    大家兴奋的忘记了多日的疲劳,也不理会路上的颠簸,你一言我一语地将郭明双夸得咧着大嘴呵呵傻笑。

    沿着起伏不平的公路(赵光地处小兴安岭余脉,属丘陵漫岗地带)转眼就到了连队的驻地,其实就是一个生产队的自然居住区。在居住区西边有一幢崭新的红砖营房特别显眼,想必是为我们的到来而建的。

    “大家一路辛苦了,先开饭吧!”一到连队,二话不说,先吃早饭,倒也爽快。

    大米稀饭、白面馒头、咸菜,热气腾腾地摆上桌,使这个稍显陈旧,用砖和拉合辮盖的食堂顿时显得异常热闹,炊事班长老温笑呵呵地招呼大家,“到家了,大家管够啊!”就是让我们尽量吃。使我立马有了回家的感觉,这可是东北第一餐啊!

    说实在的这白面馒头做的真不赖,挺暄乎,使难得把馒头当饭吃的上海人胃口大开。只是那黑呼呼的咸菜不懂是什么。温班长说:“那是俺东北的腌韮菜花,贼好吃!”好家伙,从没见过。一尝:“哇!啥味道?”真不敢恭维,太难吃了。于是大家纷纷把自己带来的榨菜、咸鸭蛋、酱萝卜拿了出来。

    饭后,“部队”整编,我们新到的四十来位“上海籍兵团战士”编为二营四连新兵排,我也当了个“小官”,新兵排第二班班长。

为了忘却的记忆(三)

紧急集合

    一阵急促的哨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紧急集合了!”我第一反映是赶快起床。一屋子人顿时象炸庙似的骂骂咧咧,手忙脚乱的穿衣穿鞋,打背包。只听见“快!快!快!”的催促声,伴着凌乱的脚步声,等全部集合完已过了二十多分钟。

    夜深沉,静悄悄,只听指导员郭明双煞有其事地下达命令:“现在苏修打上门来了,上级指示我们,立即到指定地点结集待命,现在出发,大家跟上,跑步走!”

    说实在的我根本不信,白天还风平浪静,何况这里离边疆还有好几百里地呢,用得着这样唬人吗?行了,管他呐,反正黑灯瞎火的跟着跑呗。其实,我们一起来的好多同学何尝不想真的上前线,当时曾策划上团部去情愿,要求派我们上前线,不在这“后方”干农活。“活着战,死了算”我们这帮人正血气方刚,当时真有一股不怕死的精神。记得昨天我们还在向连队指导员抱怨,说来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可是连武器也不发,咋保卫边疆!只是每天上午出操拿着木棍或锄头练习“枪上-肩!”、“突刺-刺!”,难怪近来流转着这样的故事。

    一天连队来了几个当兵的,其中有一个穿四个兜军装,干部模样的人对我们训话:“我是你们的团长(我们肃然起敬)---派来的,(不是团长啊)关于枪的问题(对啊,我们要武器嘛)---解决了!(大家鼓掌)一人一支(太好了!)---是不可能的(有点泄气)两个人一支(也行,将就吧)---是木头的。(唉!又是木棍)

    今夜紧急集合,还背着背包,连木头枪都没带上,我们只能摸黑深一脚浅一脚紧跟着跑,还不敢掉队,万一跑丢了,黑咕隆咚地人生地不熟,岂不遭殃。半小时后大家渐渐不行了,上气不接下气,有的背包散了,有的跑掉了鞋,有的把脚崴了,更有人呕吐了起来,队伍越拉越长,指导员一看,队伍快散架了,只能低吼一声:“有情况,停止前进,就地待命!”还真巧,前面果然有灯光闪闪,“真有情况?”我正在琢磨着,一辆运砖的大卡车在附近的公路上疾驰而过,虚惊一场!

    大约又过了十来分钟,天蒙蒙亮了---北方的六月份清晨四点钟天就亮了。

    演习算结束了,我长吐了一口气,回头一看,嗬,整个队伍恰似一群衣冠不整的败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地址: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镇 邮箱:hlzhiqingguan@163.com  黑ICP备11003050号 黑公安备案证第2311000089号